临朐县史志办公室主办

返回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学 > 正文

美丽的九山我的家

时间:2016-01-21 16:57:30 作者:admin01 来源:

 

许法忠

 

身在异乡的时候,心里常把你的容貌回想。

投进你的怀抱,心中就漾起温暖的波浪。

啊,我可爱的家乡!

我的家乡在沂山西部,这里山岭绵延,群峰崔嵬,绿树浓郁。从沂山主峰西麓的纵横沟壑中涌出一股股溪流,淙淙地奔腾出山,向西流至二十里,被一座大山一挡,又温驯地蜿蜒北流,它就是弥河。在河东岸座落着一个古老的村庄,日新月异,它已成方圆几十里内“繁华”的山区新镇了,这就是我的家乡——九山。

虽叫九山,属于我们村的山只有两个:促使弥河掉头北流的山,大且在村西,叫大西山;村东北的山因形如骏马,故名马子山,莱马公路就躺在它的脚下。山北有一条沟,沟中流水四季不绝,即使冬天也十分暖和,向阳的地方长着青翠的野芹菜、野菠菜,人称“青草沟”。马子山的马头就伸进了青草沟里。

还是先谈我们的大西山吧。白云悠闲地飘过山顶,松柏挺拔,槐树严严地遮盖着大山的肌肤。再向下是绿茸茸的草阪,牛羊在这里悠闲地吃着嫩草。再向下的山洼中多是梯田,地堰垒得牢固细密,可想而知,在它的身上曾流下过先辈们的多少血汗!土地是前人留给后代最宝贵的财富,家乡人民就是在这土地里,不论春夏秋冬,不论风雨雪霜,早出晚归,像鸡一样刨食吃,养活了自己,也养活了后代,支援了国家。生活是艰苦的,但生活也铸就了家乡人民的性格:勤劳质朴善良,吃大苦耐大劳,能够从自己干的事情里得到乐趣。

可喜的是,土地到底越种越肥沃,“面向黄土背朝天”的情景,汗水落地摔八瓣的辛勤,到底感动了上苍,赢得了大山慷慨赏赐。金风送爽,碧空如洗,山岚莹莹,远处飘来的苹果香气和近处谷子高粱清新的气息混合在一起,喘一口,沁人心脾。红头胀脑的高粱像喝醉了酒似的摆动着,籽粒饱满的谷穗懒洋洋地耷拉着脖颈,它们好像等待主人收获的银镰。老农叼着旱烟袋,蹲在地堰上,望着,望着,抑制不住的笑意爬上满是皱纹的脸。

大西山山半腰有一眼泉。一般的泉应在山沟里,而它却奇迹般地在山梁上。它穿土凿石,翻涌上来,汪汪一碧,掏一口喝,清洌甘甜,心旷神怡。它先流进一个大湾,又洋溢而出,汇成小溪,钻出草丛荆棘,敲击着石板发出“泠泠”的声响,好似一位琴师在弹奏着一支高雅的曲子。它滑向果园,欢腾而下,跳入宽阔的弥河,九曲回肠奔向渤海。

果园里梨树、苹果、枣树、柿子、葡萄、桃树、杏树应有尽有,是鸟的乐园。在这里,啄木鸟紧贴在树干上,脑袋一仰一俯,尖利的嘴巴“梆梆”地敲打着枝干——那是在给果树诊断治病;长尾巴郎披着灰大褂,在枝叶上寻找害虫,发现一个就向同伴高兴地喳喳叫几声,敏捷地扑过去,叼起一只毛毛虫或蚂蚱,一扇翅膀奔回家园;山雀穿着五彩的羽裙,像顽皮的小孩子在树枝上追逐戏耍,上蹿下跳,仿佛有无尽的话儿要讲一样,整天叽叽喳喳。它们就是在这样的轻歌曼舞中生活着快乐着。春天来临,各种树的花次第开放,香气不绝,引得蝶飞蜂舞。

夏天,果园内横斜的树木枝干,爬到杂树上的葡萄藤蔓,相互掩映,搭肩接臂,组成了一个绿的王国,钻到里面的人,有时能见到斑驳的日光影子,而空气是异常清新的。即使外面阳光灿烂,这里也是像黄昏那样阴暗;如果外面是炎热酷暑,这里却有秋天早晨那样的凉爽。

金色的秋天降临果园,当鸭蛋梨金光闪闪时,当“国光”的圆脸泛上红晕时,当枣树枝上吊着一串串红点子时,当柿树挑起一只只红灯笼时,我们可想到这硕果累累的丰收有益鸟们的一份功劳呢?!

果园下面是一座陡峭的石崖,崖上苍松倒垂,四季常青,葛子从崖上一直掛到崖下。柞树和野榆丛子顽强地生长在崖顶,保住了果园的水土;而每到秋天,叶子经霜变红,就像一条火龙舞动在崖上,它参差不齐,又像是在崖上窜起一股股火苗,那样热烈,那样给人以美的感受,那样给人以昂然的斗志!因为它们是长在山崖石缝里!美啊!家乡的红叶,那文人骚客推崇的枫叶怎么能比得上它呢?

村西的弥河,从云缠雾绕的沂山深处潺潺流出,一路上汇集小流,穿山闯谷,来到我们村前倒变得平静宽阔起来。 清澈得一眼望到底,河床里浅白的细沙覆盖着鹅卵石,水底游鱼清晰可见。每当夏天涨水时,小孩子光着腚子在河里打水仗,扎猛子,摸鱼捞虾。一进去就不肯出来,等到父母在村边喊着小名回家吃饭时,才提着柳条鱼串子,蹦蹦跳跳往回赶,一边跑,身上一边掉水珠……啊!家乡的弥河,多少次融进我童年欢乐的梦境,流走我和伙伴们多少欢声笑语。

家乡的弥河,明洁得像一面镜子,映照着蓝天白云,映着青山绿树,映照着收工的小伙、洗衣的姑娘,也映照着人的心灵。在前年的夏天,一个复员军人救起了一个落水的少年,而自己的胳膊却被树枝撞伤了。动人的事迹像弥河水,映照着他的灵魂……

远离了故乡,弥河更时时刻刻在我心中流淌,梦中萦回。

它是沂山母亲的乳汁,丰赡、甜蜜,哺育了世世代代的黎民,孕育了两岸欢乐的生活。她浇灌了两岸平畴里的禾苗,供养了岸边参天的白杨,袅娜的垂柳。三伏盛夏中午,人们从田里出来,坐在树下乘凉,或干脆脱去衣服跳进水里洗个痛快。夏日的傍晚,异常燥热,人们吃完饭,拎着小凳,不约而同地聚集在河堤上。老人含着长烟袋,摇着蒲扇讲“三国”,说“水浒”,谈兴正浓,而更多的是谈农村的新鲜事,自己的责任田里怎样怎样,发家致富的前景如何如何;小青年自然到附近瓜园里抱来几个花皮西瓜、白甜瓜,瞧着脚下波光粼粼的弥河,边吃边听着收录机里的歌曲;小孩们自然在树林中藏猫猫了,捉“截柳龟”了。河畔的参天大柳挤挤撞撞,绿色的枝条好似少女披肩的长发,那么蓬松、轻盈、潇洒有力。皎洁的圆月被婆娑的树影筛落到地上,像一片片银饰在随风跳跃,这时候也可能有一条鱼扑棱一声跳出水面,又落进河里;或者树上的蝉吱——地一声,飞向夜空。四周散发出缕缕淡香,河畔开始静寂下来,天空中几颗星星不停地眨着眼睛。月光仍在流动的河面上碎银般闪耀、跳荡。

一路远去的弥河呵,你用无私的爱亲吻着这广袤的山川,年年滋润两岸风光,岁岁孕育四面秋色,你默默地为大地穿上绿色的衣衫,你悄悄地为人间托出金色的丰年。

在我们九山村西南角,有一个很大的泉,是用红松枕木铺成底座,光洁的青条石和着水泥砌成正方形泉池,泉出口向西。它像一面巨大明镜,天光云影在其中徘徊,日月星辰于其中动荡,伟岸的白杨,婀娜的垂柳包围着它,风吹树动,泉水叮咚,青蛙高唱,蟋蟀弹琴,村里来这里挑水的人们都要放下水桶,静听着大自然乐队的奏鸣。外村来九山赶集的人,掬着清冽甘甜的泉水喝一口,直说:“好甜!多好的水,多好的地方!”以至于乐而忘返。

这平地涌出的泉,最大的特点是:涝不见水多,旱不见水少,冬天水暖而夏天水凉。寒气袭人的冬天,水里腾腾地冒热气,伸进手去,暖融融的;暑气逼人的夏季,喝上一口直凉到心窝,美美地受用大半天。这股永不停歇的活水,淙淙流向弥河。水鸭子整年在溪流里捕捉着鱼虾,洁白的羽毛和碧绿的芦苇水草,交映成辉,虽不是一幅美丽的珍禽异卉图画,在山区着实难找这满带水乡情调的自然风光!一些人从山岭捎回些薄板石放在溪边,于是这里就成了最佳洗衣场,姑娘、媳妇边搓洗衣服边说着趣事儿,和着叮咚的泉水声,特别悦耳;她们或鲜艳或素雅,五颜六色的服装搭晒在树枝上,又填补了自然风光的不足。图画因人的点缀更美丽,人因图画的衬托愈漂亮,这是人与自然融合的山乡美。

在这周围还有很多的荷塘。白莲的品质和美丽早在宋代的周敦颐就评述得淋漓尽致;荷叶和荷塘月色的描写,朱自清已是达到细致入微、登峰造极了。我不用描写,青年朋友们自会从《爱莲说》和《荷塘月色》里领略出它的丰姿丽色,继而想象出我家乡的一隅有多么富饶迷人!

写到这里,我还未提及家乡的花呢?

春风一吹,迎春梅、连翘、蒲公英、苦菜花,漫山遍野;夏天麦子黄梢的时候,沂山的杜鹃花绽蕾怒放,沟谷变成了花的海洋:红得鲜艳,粉得俏丽,紫得庄重……暖风拂来,花香阵阵,浓郁得让人心醉。凉风一起,秋天到了,山菊花那浓重的药香弥漫笼罩了峰峦沟谷,那迎霜斗寒的精神给人以深刻的启迪。

冬天,草黄了,地上的花凋谢了,而天上却散落下花来。于是山峰、山坡铺上了一层耀眼的雪花,山舞银蛇,林海苍茫,家乡因雪花的降临洁白壮丽。大西山山顶上的那株株苍松,傲然屹立,生意盎然,遥遥望去,那绿树玉冠宛如披挂银色盔甲的武士,气冲霄汉!一阵朔风吹来,那树冠上的积雪又似天女散花般纷纷扬扬、飘飘洒洒,形成了壮丽多姿的图画。而马子山呢,确实是一匹马了,一匹纯白色的骏马,昂首腾蹄奔腾向前!此时此刻,“雄壮”之类形容词不足以形容它的气势了。

啊!我的家乡美景太多了。尽管她也有某些令人遗憾的不足,我却非常爱我的家乡,这不仅她有雄伟壮观的山,浓郁葱茏的树,清澈甜美的水,五彩缤纷的花……更重要的是在新的时代里它和祖国息息相通、同步前进,文明和富裕唤起了家乡人民的开拓精神。

如果我是诗人,一定用恰当的形容词讴歌你的神采;如果我是画家,一定用最和谐的颜料描绘你的丰收图景。只可惜我是个普通中学生,一支拙劣的文笔,怎能生动、具体、形象地写状出你的韵致呢?!青年朋友,如果你也想领略我家乡的秀美景色,最好是亲临其境,那时我一定会自报奋勇,做你的义务向导!

“我爱家乡的山和水,山水多明媚,山欢水笑人欢乐,歌声绕云飞。花果园飘芳菲,池塘鱼儿肥……”

每当我想起你的丰姿,心中就想放声歌唱。

每当我忆起你的倩影,身上就充满了力量。

 

啊!我可爱的家乡……祝你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越来越壮美、富庶、文明!愿人民生命如山脉之坚强,如山花之绚丽,如山风之坦荡,如山泉之清纯,如山林之生气盎然!

 

(1982年9月28日作于临朐县农业技术中学一级二班。谨以此文致谢32年前的语文老师李作斗先生)

 

 

上一篇:史志人的答卷

下一篇:聆听大地的心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