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朐县史志办公室主办

返回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学 > 正文

沂山钟灵佑黎民

时间:2015-01-25 10:57:21 作者:admin 来源:

傅绍万

7月初,偕同省旅游局于冲局长作沂山之行。刚到沂山主峰的所在地临朐,天公便降下一场透雨。县里的领导处于极度兴奋之中,开玩笑说:“今年旱情严重,一些地方庄稼开始干枯,树叶脱落。这次久旱降喜雨,应在‘大人’出行,沂山有灵啊!”

接着这番玩笑话,从党政官员到管理人员,都提到同一个观点:“泰山是五岳之尊,代表天,象征国泰;沂山是五镇之首,代表地,象征民安。”泰山的定位,没有人产生疑问。但说到五镇之首,许多人就感到陌生了。说到沂山代表地,象征民安,疑问就更多了。

不过,这个话题却极有吸引力。于局长说,“旅游景观的价值在于惟一,在于第一,弄清沂山作为五镇之首的来龙去脉和文化蕴涵,也就不虚此行了。”

于局长既是一省旅游的主官,更是创意策划专家。因这一席话,沂山之行便成为沂山历史文化的探源之旅。

雨中的沂山笼罩在舒卷的白云之中,淙淙的山泉水奏出天籁之音,空气中弥漫着松香的清新,丝丝缕缕沁人心脾。入住位于半山腰的沂御园,我们翻开有关沂山的介绍,急于寻求答案。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五镇》记载,五镇是五大镇山的简称,它们分别是东镇沂山,西镇吴山,南镇会稽山,北镇医巫闾山,中镇霍山。历史上,五镇与五岳齐名,一起被誉为中国十大名山。而东镇沂山居五镇之首,又有东泰山、“大东陪岳”、鲁中“仙山”之称。《史记》记载,黄帝曾登封沂山,虞舜肇州封山,赐山名为东镇。夏、商、周、秦、汉沿袭相祭,祀礼之重,代胜一代。隋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先后有十朝十六位帝王,增封或派重臣赴沂山祭祀。沂山和泰山一样,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。

山高水长。沂山还是汶水、弥水、沂水、沭水四水发源地,其水不巨名气却大。孔子当年与众弟子畅谈人生,曾点与众不同的志趣深契孔子胸臆,“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”。“沂”,就是沂水。“沂水,出沂山,舞雩台在其上。”弥水,则是流经我家乡村头的一条河,细白的沙滩、澄澈的河水、青葱的蒲苇和唱晚的水鸟,时常走入我的梦境。这一方水土,养育了状元才子马愉和著名散曲家冯惟敏等一批优秀儿女。秀水伴名山,更增添了沂山的魅力。

沂山作为五镇之首,是没有疑问了。但是,追问沂山何以代表地,何以象征民安,回答者就多是似是而非了。《中国五镇》推论:“五岳为天,五镇为地是尊严和统治的标志”,这显然过于武断,不能令人信服。翻开山东旅游出版社出版的《沂山石刻》,《大元增封东镇元德东安王诏碑》的碑文令人眼前一亮:“上天眷命,皇帝聖旨,三代以降,九州皆有镇山,所以阜民生,安地德也。”这段碑文,使沂山与“地德”和“民安”的联系进了一层。

考稽史书,不如实地探察。吃罢午饭,在当地官员的陪同下,我们拉上《沂山石刻》的作者、沂山管委会副主任张孝友先生去东镇庙寻根溯源。

东镇庙坐落在九条山脉汇聚的“九龙口”风水宝地。进入红墙黄瓦的古老庙宇,汉柏唐槐和绿荫匝地的宋代银杏树,诉说着历史沧桑。碑廊中的古碑残碣,向我们敞开胸怀,袒露了被岁月尘封的谜底。漫步碑廊,一个现象引人注目:碑文的记载,多是帝王或所派臣僚赴沂山祈雨、祛灾的内容。阅读碑文,就是读一本刻在石头上的“为民请命”的大书!以明代的碑碣为例,据《东镇沂山》存目统计,明宪宗朱见深成化年间,因久旱无雨、禾稼枯死,皇帝派臣僚祈雨的碑记就有七次。明世宗朱厚熜嘉靖年间,灾荒频仍,嘉靖皇帝派遣大臣祭祀沂山多达11次。嘉靖十二年的碑文,再现了479年前的大灾情景:“去冬无雪,今春无雨,蝗蝻复生,二麦几于不登,三秋将失所望,民不堪命”,“迩者沂水迤南,飞蝗蔽天而来,逼近境土,老幼悲惶,远迩惊怖”。君临万邦的帝王,为了他的下民,降尊纡贵,向沂山之神祈愿:“惟神矜悯下民,斡旋大造,早霈甘泽,以滋禾稼,以济民艰。庶民有丰稔之休,则神亦享无穷之报。”

东镇庙始建于西汉、重修于宋初,令人遗憾的是,庙中碑碣虽超过百幢,汉、唐、宋代已经无存。张孝友先生告诉我们,根据可见的碑文记载,汉、隋、唐、宋四代,皇帝派遣大臣祈雨的次数同样不少,其中还有许多“天人感应”、山神显灵的记载呢!

《元德东安王碑》是东镇庙中现存最古老的碑碣,元大德二年元成宗诏封沂山时所立。碑阴“感应之记”,记载了东镇沂山的灵验。皇帝派遣使臣致祭沂山,当时青州境内大旱。使臣到达青州时:油云迁兴,与随车之雷雨大作。黄童白叟熙熙然,以为“德者之降至诚之神所致也”。元明清各朝的碑文中,祈雨灵验的记载比比皆是。《李木致祭碑》为明宪宗登基的祭告碑,皇帝遣尚宝司司丞李木致祭沂山之神,那时地方久旱不雨,庄稼不能播种。方祈未祭,阴云四布,雨气蒸人。迨其已祭,遍邑霑足。他作诗刻于碑阴,记下“三更礼罢下坛台,谁料大明雨脚来”的奇遇。还有嘉靖十一年那场旱蝗大灾。皇帝派大臣致祭之后,临朐知县褚宝再祭沂山,“神乃大澍甘霖,随祷而至,蝗乃退飞,如受约束然,遂不为灾。”清代,康熙大帝更是对沂山的灵验信之至笃。他在位61年,其间常有旱涝等自然灾害发生,每到东镇沂山祈愿,都能有所应验。所以,他于在位第52年时为沂山手书“灵气所钟”碑,将东镇沂山“钟灵毓秀佑黎民”的形象传播于神州大地。

这些刻在石头上的历史,是信史?还是荒诞不经之词?我们还是作为一种独特的东方文化看待吧!

揭开岁月的尘封,一座安民之山灵动起来:中国社会,以农为本。风调雨顺,农业丰收,则百姓乐业,社会安定。遭遇旱涝灾害,百姓衣食无着,就会引发社会动荡,甚至大规模农民起义,导致一个王朝的覆亡。民惟邦本,民安则社稷安。面对“天谴民怨”,封建帝王们不能不正视“民贵君轻”的严酷现实,各级官员们的重民安民意识也被催发和生长。历史上,潍坊境内出现过一种“清官现象”,如寇准、欧阳修、范仲淹、郑板桥,在潍坊境内任职期间,清廉自守,真情为民,官声卓著,赢得青史留名,是否和这座安民之山有一种内在的渊源?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”这里,千百年毓化而成的天地正气,必然影响当代,磅礴于未来。

我去过泰山、华山、嵩山、衡山等不少名山,在那里也偶尔见到过祈雨的碑碣。但是,一个朝代,至高无上的帝王,为什么偏偏选中沂山作为司天地之神,亲临或选派大臣致祭沂山而不是其他哪一座山岳?我展开想象的翅膀,眼前重现着庄重宏大的祈雨仪式:峨冠博带的朝廷重臣,三拜九叩,在香烟缭绕中,宣示帝王对沂山之神的“罪己诏”和祈祷;舞雩台上,先民们挥舞干戈,跳着铿锵的舞步,“雩!雩!雩”的呼唤震荡山谷,上达天穹。历史的回响触发一线灵光,沂山的名字中那个大大的“水”字偏旁,铺展开一张阔大的水幕,冥冥中泄漏出莫测天机:五岳名山,名字中没有水;五镇名山,除了沂山之外,名字中没有水;神州大地其它凡有名姓的山,也没有哪一座名字中带有水字。欲求甘霖,惟有沂山!

如果说,泰山是帝王上达天听的天坛,沂山就是宣示民瘼的地坛。这是东镇沂山的特殊价值。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可宝贵的,是“敬天安民”、“民贵君轻”的民本思想,它盛行于上古直至春秋战国时代,但是,趟过数千年封建社会的历史长河,“君”的地位被捧上了泰山之巅、九霄云外,而“民”的价值却卑小到尘埃中去了。东镇沂山却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积极而健康的走向,它始终矗立于民间,“理政”为民,警醒历代帝王、也激励各级官员的重民意识,“天地人”的合和,共同托起一个民族和它的民众的良好愿望——“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”。

这样一座山,永远值得世人的崇仰和拜奠!


 

作者简介:傅绍万,山东临朐人,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,现任大众报业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、总编辑。山东省第九届、第十届省委委员。)

上一篇:已经没有了

下一篇:天井关——魏东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