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朐县史志办公室主办

返回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风俗人情 > 婚丧嫁娶

      一般婚俗  旧时,男女婚姻无自主权,遵从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其婚龄偏低。富家一般是男小女大、穷户多是男大女小。议婚讲究“门当户对”,讲究“生辰八字”,命相相合。订婚时,男方备布帛、首饰等礼品,连同柬贴,择吉日到女家下聘,俗称“送柬”。女方父母备文房四宝、带子、服装等作为回礼。女方索要彩礼,即在定婚时议定。结婚前,男到女家行请庚礼,俗称“要年命”,要新娘的生日时辰,以请卜者选择吉期。婚前数日,男方备礼至女家。谓“下催妆礼”,商定结婚有关事项,同时,向亲朋报喜,亲朋则携钱物等前往祝贺。

      婚礼,贫富有别。富庶之家讲究排场,诸事豪华,多是两乘大轿,吹吹打打,新郎亲自坐轿迎娶。一般人家只能备一乘花轿(男不迎娶)。迎娶的同时,男家派人从女家抬嫁妆、与轿同行,谓“抬缘房”。新娘至夫家门外,先由男方家长盛装“迎喜神”,候至过门时辰,新郎披红戴花,出门领亲,新娘下轿,由二名嫁女客左右相扶,随新郎之后,脚踏红毡或苇席步入院中,拜过天地,入洞房。新娘上床面壁而坐,夫妻即吃“上头饭”,晚间共饮“合婚酒”。这天,晚辈及同辈弟妹,争入新房,要喜火烧、点心、喜烟、喜糖,谓之闹喜房。是日,男家贴喜对联,大门两旁分贴“囍”或“龙、虎”二字,屋上压红砖一对,张灯结彩,摆设宴席,招待亲朋邻居。

      新婚三日,新娘随夫祭祖,然后拜谒长辈,傍晚随来叫的人回娘家,再过三日,娘家派人送回婆家。

      1950年,国家颁布《婚姻法》,提倡男女平等,婚姻自主,反对父母包办和买卖婚姻。在择偶标准上,随时代的变迁而有所不同。自建国至70年代末,较注重家庭出身,政治面貌。自70年代末以后,较重视学历、能力和经济状况。建国初,开始推行新式结婚形式,由村里组织锣鼓队、秧歌队迎接新娘,新娘不坐轿,由数名女青年陪送至婆家。后用手推车、自行车迎接。70年代中期后,有条件的多用汽车。婚礼多由村干部主持,新郎新娘向毛主席像鞠躬、向父母鞠躬、互相鞠躬、代替了拜天地。主婚人、新人讲话后,分糖果、香烟,既热闹又节俭。有的实行旅行结婚。国家职工结婚多在有纪念意义的节日或假日举行。80年代,政府提倡男女青年集体举行婚礼,新人戴红花,领导致贺词,新人代表讲话,结婚礼仪简化。80年代中后期又有礼仪回繁之势,重彩礼、讲排场、大宴宾朋、大付“喜钱”,铺张浪费之风较盛,有的人因财力匮尽,或借贷外债,造成婚后生活困难。    

      清朝、民国初期,贫家男子就婚于女家做赘婿,受社会歧视。新中国成立后,女娶男受法律保护,男方到女家落户者渐多。

      特殊婚俗  旧时,娃娃亲、童养媳、指腹为婚、纳妾等婚姻流弊盛行,为不少家庭造成悲剧,建国后禁绝。但包办婚姻、结阴亲(冥婚)、换亲,转亲等婚俗尚未绝迹。

      寡妇改嫁丧夫之妇称“寡妇”。旧时寡妇不嫁称“守节”。即寡妇不允许再改嫁。如若再嫁,公婆视为“不孝”,邻里斥为“不守贞节”。改嫁者娘家反对,公婆阻拦,有的只好孤身逃走。走后亡夫家即用谷秸“火”烧,意为烧走“丧门星”。现在寡妇再嫁受到国家法律保护。城乡已普遍接受。仅有个别乡村仍存在歧视寡妇再嫁的现象。城镇老年妇女再婚,往往受到子女及亲友的干预。

      丧葬  旧时,丧葬礼仪繁杂,费时耗资,且迷信色彩甚浓。“乡曲之间,每遇丧葬之事,戚党宾从纷至沓来,张宴款接,动需巨资,即有中人之产,往往苦于财力之不给,况下此者乎。”老人临终须穿寿衣,忌裸体去世。丧主门上贴白纸并讣告亲友,举行为死者“指路”、“入殓”、“送浆水”、“送盘缠”、“出殡”、“圆坟”等丧仪。孝子跪灵棚,孝女守灵屋,亲友吊丧。殡期一般为三日,贫者多用薄棺,甚至以席箔裹尸,当日土坑埋葬;富家棺重葬迟,扎寿棚、做道场、吹鼓手吹奏哀乐,雇用龙(男亡)凤(女亡)大罩,内掩棺椁。建国前,多有为老人备寿棺、修寿坟者,富家更是不惜钱财,追求阔气。建国后,此俗渐绝。60年代末,部分村庄设公墓。1970年后,遇有丧事,兴开追悼会、送花圈,以示悼念。1976年后,改土葬为火化。其殡葬礼仪至今沿存,仅是从简而已。殡后三日“圆坟”、以及“做七”、“百日”、“周年”之祭仪,沿存至今。